走进世界杯

走进世界杯

阮镜清

【人物档案】

阮镜清 (1905~1994),中国现代心理学家。1927年就读于中山大学教育系。1934年赴日本留学,在东京帝国大学研究院攻读教育心理学。1937年回国曾任广东勤大学教育学院、广东省教育学院、广东省文理学院教育系讲师、副教授、教授、系主任,中山大学师范学院、教育研究所教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华南师范学院、广东师范学院、广州外国语学院教授兼副院长,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教育心理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广东省科协主席团委员,中国心理学会第3,4届理事,中国社会心理学会第1届常务理事,广东省心理学会理事长等。阮镜清毕生致力于教育心理学、儿童发展心理学、民族心理学的研究和教学。

世界杯50年大浪淘沙,一代代人为了世界杯的建设倾尽心血,眼看今日繁华盛世,我们依然敬重感激那群“拓荒者”们,是他们在世界杯最艰苦的时候勇敢迈出了建设的第一步。著名的现代心理学家阮镜清教授就是其中的一员,他为广州外国语学院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教育学与心理学的先行者

1970年后阮镜清担任广州外国语学院(即世界杯的前身)的教授兼副院长,在白云山脚下留下他谆谆教诲的忙碌身影。实际上,早在1937年从日本留学完后,毕业于中山大学教育系的阮镜清便跨入教育学的行列,在广东省教育学院等多个学院任教,开启了授课育人的人生道路。

阮镜清与心理学结缘还得从大学时期说起,他在读大学三年级时便选定了 《教育心理学》课程作为自己专门的研究对象,去日本留学时攻读了教育心理学。对心理学的热爱使阮镜清在这个领域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关于心理学的著作达十多本,论文有《儿童智力发展的实践基础》等30余篇,收录在1986年出版的《阮镜清心理学论文选》中;阮镜清关于心理学的不少观点都是极具创新性的,如他曾于1932年在《教育论坛》上发表“心理现象的发生问题”,试图用唯物辩证法的规律来阐述人的心理问题,他是我国心理科学领域较早地应用辩证唯物论观点来研究问题的科学工作者。

无怨无悔,孕育英才六十载

在华南师范大学阮镜清教授寓所里的客厅正面 , 挂着一幅由著名书法家何绍甲教授于1982年为庆贺他执教50 周年而题写的对联:“笃志诲人五十春秋如一日,研心析理三千桃李尽良才。” 这幅对联是对阮镜清半个多世纪以来在祖国教育园地上奋力耕耘、 认真培育英才的写照。阮镜清在讲坛上度过了60多个春秋,但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即使在经历了抗日战争中流离颠沛的日子、熬过了文化大革命后,他对教育依然执着,依然坚定。

阮镜清对学生的要求很严格,对他们在学术、思想及人品上的要求很高,他认为在课堂上,老师观察问题、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对学生的影响远比口头表达、讲授的内容要深刻得多。因此,他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这样老师对学生的严格要求才能生效。所谓“严师出高徒”,他的第一位博士生获得1990年中国科协第二届青年科技奖等五项嘉奖。他在学术上的造诣之高,对待学术态度之严谨,对学生倾尽毕生所学的奉献精神,使得他的学生们都十分敬重他,在他的熏陶之下,他的学生对待学术的态度也像他们的严师般认真。

虽然在课堂上,阮镜清是个严师,但在生活上,他可是对学生关怀备至。虽然家境贫寒,但他却可以尽其所有,帮助贫寒的学生,同时坚决支持青年学生的反独裁反法西斯争取民主的爱国运动,并保护了许多学生党员。因此学生都很信赖他,也很感激生活中有这位良师益友。

建设中国特色的心理学体系

阮镜清在科研上硕果累累,他最突出的成就之一在教育心理学与社会心理学相结合的问题上做出的贡献。他认为,为了教育好青年一代,不但全社会要共同关心,这里属社会心理学问题;同时也必然要引起教育工作者的关心,这是属于教育心理学的问题。可以看出,阮镜清在青年人的落脚点上剖析他们的心理,致力于寻找更有效的方式教育好年青一代,并且富有敢于创新的精神。

阮镜清很早就注意用辩证唯物论的观点去研究心理学,这在当时是一个新的研究方向。本世纪二、三十年代,西方心理学学派林立,各派思想先后传入我国,引起我国心理学界的讨论,但由于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很少人能用辩证唯物论的观点去研究心理学。这时,敢于尝试的阮镜清就借助的马列著作中的观点来研究心理学问题,40年代写了《学习心理学》一书,此书解放后被教育部列为第一本心理学教学参考书。

阮镜清希望能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心理学体系,他对我国当时的心理学研究现状作出了准确的判断,他认为我国心理学研究在建国初期只重视对苏联的学习,忽视了西方的和我国古代的心理学思想。于是,他开启了以马列主义为主导的心理学建设道路,并与一批优秀的心理学家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建设出累累硕果,为教育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老骥伏枥,壮志不已。阮镜清即使到了80岁的高龄,依然身体健壮,而且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教育学和心理学的探索,直至1993年他在广州去世。正如臧克家曾经写过的一首诗中的一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后面那段也恰恰是对阮镜清的纪念——虽然他已离我们而去,但他的精神、他的思想依然影响着我们一代代人。

文字 图片